联想创投陈蜀杰政府引导与市场运作不是互相制衡而是共同发展

12⽉11⽇报道(⽂/张鹏会)

12⽉10⽇,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创投颁奖盛典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隆重举⾏,近百位知名资本⼤咖,独⻆兽创始⼈、创业⻛云⼈物及近千位投资⼈与创业者共聚“新势⼒·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创投颁奖盛典”。

在To C的赛道上,已经跑出了新东方、好未来两家教育龙头,且都获得了百亿美元的市值,已证明这一路径可以成功。

一般每次出题会给出四个选项,有一个答案是正确的,一组几个人一起,当然你也可以参考其他人的选择,俗称跟风。但倒计时结束之前必须选好,此后揭晓答案。答题对的越多,排行越靠前。

既然做中央厨房的模式,那为什么不是传统的龙头新东方和好未来做得最大呢?想要通过中央厨房模式跑通下沉市场,爱学习集团凭什么?

他指出,尤其是在很多三四五线城市的线下机构中,一方面教师更依赖自己的从业经验,对配套课程并不信任,在教学过程中不会倚重、甚至轻视中央厨房提供的产品。

为什么要做To B业务

没有技术支撑的前提下,教育对人的依赖会越来越重。对人越依赖,就越加剧教育资源不平衡。所以,如何将教学进行解构,提供更多的支撑,给行业带来更多的优惠,是摆在教育机构面前的一大难题,也是契机。所以,高思教育选择进入To B领域。

赛伯乐投资集团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对蓝鲸教育表示,对于地方性机构而言,如果在纯粹做To B的机构,和新东方、好未来这样的龙头机构间做选择的话;因纯粹做To B的产品与地方性机构不存在明显的竞争关系,所以假若两方提供的教研产品、管理工具差异不大的情况下,地方性机构选择前者的心理成本或许会更低一些。

须佶成曾多次公开指出,爱学习的模式是S2b2C模式,而且也将是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的主要产品模式。相较于传统的B2B模式,S2b2C模式类似于“中央厨房”的概念,其提供标准的教学产品、教学工具,赋能给地方性教育机构。

在他看来:“对地方性中小机构来说,其需要的更多是包含教研、管理、服务等打包好的一整套解决方案。但服务板块的内容,很难通过标准化产品落地。所以中央厨房想要真正地实现三四五线城市的下沉,似乎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但也有中小教培机构的一线负责人,对中央厨房模式“下沉”给出了不一样的说法。

陈蜀杰认为,创投是一个大的生态,既要有政府LP的政策和支持,又要有GP的精准运作,还要有优秀的创业者。这就像开辟了一片土地,真正在⾥⾯种地、培育果实的是创业者们,政府引导基⾦在创业者成⻓的过程中扮演了守护者的角色。

爱学习集团联合创始人、总裁李川曾在接受蓝鲸教育采访时表示:“从机会上看,教育的本质是服务行业,是供给侧需求非常强的行业。”其指出,对占市场体量接近97%的中小型教育机构来讲,后台技术、教研的需求非常大。同时,“教师是一种自身价值与工作年限呈现强正相关的职业”,李川表示,“教学过程中,教师的经验累积起到决定性作用。而在技术大变革的背景下,教师职业被改造的部分还很低”。

对于公司更名,在12月初的一次采访中,“爱学习教育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须佶成表示,自2015年爱学习业务正式上线以来,经过4年多的发展,公司To B业务收入已在今年超过了To C业务。同时,由于To C业务“高思教育”在北京当地具有一定影响力,容易使用户对公司主营业务造成混淆。为了进行品牌区分,所以公司将最主要的事业部“爱学习”地位提升,变成集团定位。

李川也曾坦言,“从商业模式上来看,To B在产品层面的投入一定要比To C更“重”,所以推广下沉的过程需要更长时间。”

陈蜀杰称,“宽”指政府要考虑很多因素,包括社会的发展,地区是不是有多元化的经济等;“⻓”指不关注短期利益,⽽是看⻓期利益。因此政府是更⾼瞻远瞩型的企业,既有企业的思维,⼜有⾼瞻远瞩的⽬标。“只有⻥塘⾜够宽,才能养更多的⻥。”

今年11月末,高思教育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公司更名为“爱学习集团”。原本To B业务事业部——爱学习,一跃成为集团的主体名称。而“高思教育”则作为To C业务事业部,继续服务北京地区C端用户。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在谈到政府引导基⾦如何挑选GP时,陈蜀杰认为,未来做得好的GP有两类,一是Top的大基金;一是纵深型基金,投资是一个聪明人聚集的行业,比拼的是谁对行业的理解力更深。

不过在现实中,政府引导基⾦既希望将优秀的创业企业留在当地,通过创业的⼒量把当地的资源盘活,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希望追求投资收益的最⼤化。这就⾯临⼀个问题,如何将政府引导与市场化运营两⽅⾯平衡。陈蜀杰认为,政府引导与市场运作的平衡是⼀⻔管理艺术,最终的标准不是互相制衡,⽽是共同发展,“如果把政府⽐作企业,这个企业的特点是很宽、很⻓。”

另一方面,下沉市场的家长在选择教育机构时,公立校教师、当地口碑、交通情况、提分效果的考虑权重更大。相对而言,大机构的品牌优势、教研优势,在三四五线城市的家长眼中,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其所能转化的成果相对有限。

中小机构:你怎么知道我愿意被帮助?

公开资料显示,高思教育成立于2009年,至今刚好是成立的第十个年头。在经历了早期的摸索后,公司高层认为从基因层面看,公司并不是运营和连锁加盟的基因,更多的还是偏向课程研发和教学。所以,公司于2015年8月推出基于在线“互联网+教学”的To B平台“爱学习”,正式走上To B的道路。

Copyright © 2019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对新东方和好未来的城市下沉策略,须佶成认为,其服务于C端的下沉策略是从高往低扩散,呈金字塔结构。对爱学习而言,其选择的S2b2C模式则呈三角结构,S端、B端、C端三者之间是共生关系。同时,因为不需要建立教学点,使得模式相对较轻。

联想创投集团执⾏董事、CMO陈蜀杰主持了本次峰会的“政府引导基⾦——如何更好助⼒产业升级”⾼峰论坛。武汉光⾕⾦融控股集团副总经理罗志、北京电⼦商务中⼼区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常学智、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基⾦管理部总经理刘守邦和成都⽣产⼒促进中⼼书记主任曾蓉就论坛议题发表了精彩观点。

朴新教育联合创始人、环球少儿总裁张诗童则对我们指出,OMO从一线业务的落地情况看,线下老师如果定义为主讲老师,他更需要工具;如果定义为辅导老师,双师的AI化和定制化是关键,即供应链的数字化重要性要大于需求端的数字化。当然在5G到来之后,生产工具的提升,也会加速双师发展的进程。

而且,对小机构来说,很多人存在小富即安的心理。一年能有几百万的稳定收益,也就满足了,对发展公司缺乏动力。

但在To B的路径上,目前看来似乎还没有跑出龙头企业。对走To B路线的教育企业来说,近年来声量颇大的高思教育(现已更名为爱学习教育集团),似乎有一定的样本意义。

未来,To B业务还是会属于头部机构。只不过地方性的龙头机构需要的更多是全国性To B机构所提供的教研、管理板块的内容,至于服务它自己就会想方设法做到极致。也就是说,未来是一场供应链端比拼数字化、AI化,线下比拼服务质量的OMO时代。

另一方面,教师也会担心大机构所提供的课程内容,抢占了教师的位置,使现有教师失去其自身价值。据其观察发现,“在很多使用爱学习教材的学校中,搭配教材的课程内容都被老师清除掉了”。